姚洋:推行财政赤字货币化违法!_网易财经

姚洋:推行财政赤字货币化违法!_网易财经
作者|姚洋(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)推行财政赤字货币化违反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》近日有观点称“货币数量论”已经过时,以货币存量来衡量宏观杠杆率已经不合时宜,主张发行特别国债,推行财政赤字货币化。对于这个观点,我赞同要加大财政支持力度的总体看法以及趋势。但是,我认为我们不需要采取央行直接购买财政部债券的方式。姚洋这有两个原因,第一,因为目前中国政府发行的国债利率在3%以上,所以老百姓和银行机构是有意愿买的。因此,中国政府发行的国债还是能发得出去的,没有必要让央行直接到一级市场购买国债,可以直接通过财政部发行国债。第二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》第二十九条明文规定: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,不得直接认购、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。也就是说,央行直接购买财政部的国债是不合法的。所以,推行财政赤字货币化这项措施在法律层面就被否定了,推行财政赤字货币化违反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》,除非把法律给修改了。所以这就是个伪命题,不用讨论这个问题。今年发行国债要朝着救急的方向今年发行国债的情况与往年不同,今年很大程度上应该将发行国债当成一种救急措施,而往年发行国债则基本上属于常规性操作。第一,中国目前的首要问题是保障低收入阶层的基本生活,这一点应该作为中国当前的首要目标之一。第二,中国应该扩大需求,特别是消费需求,从而进一步拉动整个经济复苏。根据一项研究数据估算,受这次疫情影响的民众大约有1亿人,这其中大概有7500万人在家办公,或者是企业通知在家等待复工。而7500万人中有多少人失去了工资或者工资减少了?我们无从得知,但是我认为这个比例恐怕不会太小。而那剩下的2500万则处于失业或者退出劳动市场的状态,包括回到农村的工人。但这些人都不在我们失业率的统计当中,因为失业率的调查对象只针对城镇人口,不包括农村人口,如此一来,我估计全国需要救助的人还是比较多的。有些人说中国的储蓄率很高,我不否认,但是中国的储蓄主要是由最高收入的20%的人制造的,而最低收入的40%的人的储蓄则是很少的,这其中最低的10%的人是靠欠债生活的。所以,低收入的这批人和失去工作的这批人,国家应该给予救助。从推动消费的角度来说,国家发行特别国债,然后用于发放消费券,这既可以提高城镇和乡村中等收入家庭的收入,另一方面也可以刺激消费,一举两得。所以,我认为如果要增加国债的发行,那应该是朝着救急的方向去努力。短期内不用考虑通胀问题至于发行国债会不会引起通胀,我认为按理说不会引起通胀。因为如果是财政部发行的国债,老百姓愿意去购买,这相当于居民收入的暂时转移。买债券的那部分老百姓没有消费,国家发行债券换的钱再用于财政补贴,收到钱的那部分老百姓可以拿去消费,这相当于一个平行转移,没有创造额外的货币。当然,会有连带效应。如果政府给老百姓发放消费券,那么老百姓的支出会相应增加,这对需求也有推动作用。如果供给满足不了需求的话,那么的确可能会发生通胀。但是中国的供给很充足,企业只是苦于没有订单,缺乏有效需求,因此停工停产的很多。所以,我认为至少在短期内,通胀根本用不着考虑,中国目前的产能过剩情况太严重了。需要考虑需求和供给两个方面,不能看到需求有所增加,就好像会发生通胀,而供给也在增加,这就抵消了通胀的压力。具体发行多少国债,需要财政部拿出方案,然后由国务院做出决策,最后由人大代表讨论决定。如果要我说,我认为既然要做,全国大约可以人均发1000块钱,也就是大致1.4万亿的规模。当然,不是说每个人平均发1000块钱,因为高收入的人没必要拿,要救助收入最底层的人,然后还有一部分人按照收入发放消费券,这些是目前我们可以做到的。不能笼统地批判2008年四万亿刺激计划政策很多人都认为2008年发行四万亿刺激计划政策是失败的,我认为应该纠正这个观念,为四万亿刺激计划正名。其实,我这些年一直在说,笼统地批判四万亿刺激计划是不正确的。在当时的情况下,中国推出一系列的强刺激政策是没有问题的。但关键的问题是四万亿刺激计划政策采取的融资方式存在问题。当时,因为中央政府也没有多余的资金,所以中央政府等于开了一张空头支票,需要地方政府自己去融资,地方政府便向银行借钱,后来又开始发债。所以,地方政府最后是用商业手段来解决融资问题的,导致欠了很多的商业性债务。2014年之后,中央政府就不得不清理这些债务,即所谓的债务置换。债务如何置换?最后还是得回到国债上面,发行长期国债,用长期国债的钱来还商业性债务。因为政府的投资基本上都做了公共项目,经济回报比较低,所以从这个结果来看,我认为当年应该一开始就发行国债。所以,我们不能笼统地反对4万亿刺激政策,而应该仔细分析到底哪些地方出了错。但是目前的问题在于我们根本没有吸取这个教训。其实中国要推动财政方面的刺激,那就需要扩大财政赤字率,突破赤字占GDP的比不超过3%的限制。以前中国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是2.5%,后来达到3%。在这种时刻,中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应扩大到5%,甚至扩大到8%。但是政府对债务问题很谨慎,在这方面控制的比较严。但是既然中央开出空头支票,地方就得干活,得到市场上融资,最后积累了一大堆商业性债务,成本又高。在商业市场上商业性的债务是7%、8%的利率,而国债的利率才3%,这会扰乱整个市场的融资成本。过去这十年,我一直在呼吁,一定得改变、改变、改变。2014年修改《预算法》时,我就在呼吁,国家既然开了前门,那就得把后门给关了,把前门开大一点。但是实际上,什么都没有做。这一次扩大新基建投资等于将地方债务再扩大一遍,这会加重政府的负担,也会扰乱市场的纪律。国家应该发行国债,正规、透明地去做,这样也便于地方人大的监督。发行国债对于市场的流动性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影响。因为居民的钱都拿去买国债了,这当然会造成市场上的流动性降低一些。但是国债置换的钱还是会花出去,所以在某种程度上,这些钱绕一圈又回到了经济当中。而且国债增加了,金融市场上产品的种类和数量也相应会增加,这也会带动金融市场上的固收产品数量的增加。外部国家采取的量化宽松政策,对于那些发达国家来说,完全就是寅吃卯粮、慢性自杀。他们滥发的货币,最后要么变成了实质性的债,要么变成了金融市场上的泡沫。这对他们的未来来说,都是自杀行为。欠了一屁股债,以后总是要还的。或者,这个钱都跑到金融市场上去了,产生一大堆的泡沫,最后如果金融市场崩溃了,反过来对整个经济系统是有危害的。中国绝对不应该去跟风,因为中国从根本上来说,没有达到其他国家那种所谓的负利率的水平。中国的货币政策绝不应该模仿其它国家,中国也没必要模仿,我们现在也不缺流动性。本文为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,不构成投资决策。网易研究局(微信公号:wyyjj163) 出品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,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,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,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,进行理性、客观的分析解读,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。欢迎来稿(投稿邮箱:cehuazu2016@163.com)。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【精彩推荐】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·中国版>>【精彩推荐】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·国际版>>#endText .article_bottom{width: 660px;margin: 50px auto 0;}#endText .bottom_title{padding-bottom: 15px;border-bottom: 3px solid #ddd;}#endText .bottom_title h3 a{color: #333;font-weight: normal;font-size: 20px;font-family: “Microsoft Yahei”; text-decoration: none;}#endText .part{ border-bottom: 1px solid #e2e2e2; margin-bottom: 5px; padding-bottom: 10px;}#endText .part.no-border{ border-bottom:0;}#endText .part ul{ margin-top: 30px; float: left; width: 330px;}#endText .part ul li{ font-size: 14px; color: #333; background: url(http://static.ws.126.net/news/2017/3/31/2017033115083911b86.jpg) left center no-repeat; margin-bottom: 20px; padding-left: 10px; font-family: “宋体”; line-height: 15px;}#endText .part ul li a{ color: #333; text-decoration: none;}#endText .part ul li a:hover{ text-decoration: underline;}#endText .part .img_news{ float: left; margin-left: 50px; margin-top: 25px;}#endText .part .img_news .img_box{ width: 280px; height: 150px; display: block;}#endText .part .img_news .img_box img{ width: 280px; height: 150px;}#endText .part .img_news p{ font-size: 12px; color: #666; text-indent: 0; margin: 0;}#endText .part .img_news p a{ color: #666; text-decoration: none;}#endText .part .img_news p a:hover{ text-decoration: underline;}.w9 #endText .article_bottom{ width: 600px;}.w9 #endText .part ul{ width: 320px;}.w9 #endText .part .img_news{ margin-left: 30px;}.w9 #endText .part .img_news .img_box{ width: 250px;}.w9 #endText .part .img_news .img_box img{ width: 250px; height: 150px;}网易研究局 刘元春:破冰时刻需要需求扩张的快速大推动 梁建章:应该立即废止“超生即辞退”的规定 孟晓苏:美国REITs40年增值141倍!中国能超过吗 范志勇:央行数字货币正式流通后会发生什么 北大教授姚洋:推行财政赤字货币化违法! 过去120年全球表现最佳的澳洲市场 也扛不住了 刘明彦:利润下降超四成!美国四大银行的经济账 刘元春:允许赤字货币化就是允许政府行为无纪律化 哥大教授:全球经济至少到2021年中期才能恢复 张礼卿:当前不具备财政赤字货币化的前提 王雍君:以民间储蓄吸收赤字需求可抑制通胀 为什么买不到口罩?科普:口罩是“高科技”产品 延伸阅读 陈永伟:疫情持续总时间或不会短 要准备打持久战 北大教授张帆:增加流动性同时也要防止通货膨胀 巴曙松:央行可考虑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